查看完整版本: 扒灰
頁: [1]

cocokiss 發表於 2009-4-29 01:17 PM

扒灰

在民間,常常有聽到公公與媳婦發生性關系,不管其中的原因是什麼,人們
在講述的時候,往往會用一個俗語來稱呼,謂之“扒灰”,你肯定想這是個奇怪
的隱語詞吧。當然它是有來歷的,讓我講個故事給你聽就知道了:在舊時代,兒
媳婦或因丈夫久出,或因丈夫英年早逝,攜有幼子不便改嫁,或因迫於公爹淫威,
與公爹通奸之事常有,窮苦人家有此情,而大戶人家則更多。

  很久以前,在一個鄉下村莊裡,男丁常常要被縣衙裡安排當兵,或者被抽去
做壯丁服一年勞役,所以村莊內有許多人家往往留下的都是些婦孺老人。有戶人
家老爹的妻子在孩子12歲時因病死了,他寶貝那兒子,怕兒子受後娘欺負,就
放棄再娶的念頭,好不容易把兒子養大,在他18歲那年的春節新年,就給他娶
了房媳婦,了卻了做爹的一份心思。

  小媳婦比兒子小一歲,雖是小戶人家,卻也斷文識字,既聰明又乖巧伶俐,
很能做家事,一大一小這二個男人被服侍得很周到,一家人整天都是和睦歡樂的。

  不料新婚才幾個月,小夫婦二人正如膠似漆的甜蜜著呢,不幸遇到兒子被縣
衙抽中壯丁服勞役。怕獨生兒服勞役挨打挨餓受苦,就私下賄賂用銀子買了勞役,
但這一年就不能再在家鄉露面了。於是只好與新娘子告別,讓他外出做生意,就
老爹和媳婦在一起過活。

  鄉下人結婚早,生子早,這時的老爹實際年齡也就四十出頭的歲數,正值壯
年,身強力壯很能做農活,小媳婦又聰明賢慧,很能持家,加上祖上留下的財產,
幾十畝良田放租,收入頗豐,所以生活得不錯,是村裡的富戶。因此族長與他的
關系很好,晚飯後是鄉下人串門的時光,族長得空經常會來坐坐,二人在火塘邊,
抽煙喝酒亂扯談。

  歲,模樣俊,人又非常的老實而勤快,家爹與族長說話,她給他們泡好濃茶
遞上煙絲,就去自己屋裡納鞋底,紡紗,從不出來插嘴。直到族長走了,她才出
來陪家爹聊會話,再去家爹屋裡點燈鋪被,把夜壺洗淨,請家爹休息,再把火塘
裡的熱灰扒開,煨個干柴兜子留好火種,把大門上闩後就回自己屋睡覺。這樣的
日子平平淡淡的過了幾個月。

  秋收季節,大家都比較緊張忙碌,族長忙村裡的租子征收和交朝廷的稅糧,
好幾個晚上沒來喝酒聊天。白天老爹還好,也要在地裡察看佃戶們的收割,一落
晚沒事做沒處去,少了說話的伙伴,就只能坐在火塘邊抽悶煙。

  那賢淑的小媳婦見家爹心緒不佳,便也走出屋,拿張鞋底坐在火塘邊,邊納
鞋底邊陪家爹聊些家常話。剛開始只講些農活收成,讀讀兒子在外托人帶回來的
信等等閒話。到後來,倆人聊得自然而隨便了,老爹慢慢的就講些鄉下趣事,鄰
裡新聞。鄉下人講話,內容和語詞未免趨於下流粗俗,有些色色的笑話和艷情趣
事,老爹也講得非常直白淫穢,小媳婦聽得心跳身熱,雖然很害羞但偏偏又愛聽,
常常會臉紅抿嘴偷笑,老爹就喜歡她這樣的神。

  過了這麼幾天,二人相處都覺得十分愉悅。小媳婦變得很喜歡晚飯後聽家爹
的亂扯談,聽著那些讓人臉紅心跳的趣事,她回想起夫婦間的甜蜜,心裡就有了
那麼一點性欲望,表情上會不由自主的顯露出來,老爹是過來人,如何瞧不出來,
所以他的閒話也有意無意的往鄉下人的夫長婦短處亂說。漸漸的二人聊完後,回
屋睡覺就不象以前那麼快進入夢鄉,而都會注意去聽對方還在不斷的翻身,喝水,
甚至連撒尿的聲音也不象以前那樣各自小心翼翼:過去小媳婦不好意思讓家爹聽
到,老爹也怕聲音太放肆讓媳婦見怪。現在夜深人靜下,卻是響亮暢快的嘩嘩啦
啦的毫不遮掩,二人都會去仔細傾聽對方撒尿的聲音,隱約的在心裡幻想著對方
的那兒是怎麼樣的,潛意識中渴望著對方能夠知道,但這層窗戶紙誰也不好意思
捅破。

  這天早上起來,老爹照例到屋後的豬圈一轉,發現第一個圈裡的那頭母豬外
陰紅腫,流著粘液,在那兒轉圈的哼哼,知道它發情了急欲交配。要說以前這樣
的事,他會放出另一圈中的公豬,叫兒子來控制住母豬,讓它們交配受精,因為
一年二窩的小豬崽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啊。現在兒子不在,他想也沒想的就叫出
了小媳婦,讓她幫手管住母豬,他去放出了公豬。

  這公豬早已聞到了母豬發情的性氣味,在母豬陰部嗅了嗅也舔了舔,就跨騎
了上去。老爹倒還沒意識到什麼,這小媳婦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場面,可不行了。

  她在邊上清楚的看見公豬肚下猛的伸出一根紅紅的陰莖有一尺來長,拇指般
粗,眼睜睜的看著它插入了母豬的陰道裡,那公豬象人一樣的在上面起勁的前後
抽插著,公母豬都在愉快的哼哼。

  她雖然是農村女孩,但這麼近距離的看見此景此情,她卻是頭一次,只看得
她渾身燥熱,臉漲得通通紅,心跳手抖眼發直,但又忍不住的盯著看那公豬的屌
在母豬的屄中忽進忽出,想到了自己和丈夫的肏屄情景,漸漸的感到陰內騷動,
頭腦迷迷糊糊的,連公爹講的話也沒聽見。老爹感到很奇怪,回頭一看,馬上明
白媳婦在盯著看豬的性器交接處,顯然是動情了。不由得也不自然起來,這樣和
年輕的女人一起做這個女人應該避忌的農活,這還是第一次,見媳婦那癡迷的表
情,他突然發覺媳婦是那樣的媚艷,年輕的秀臉上滿是紅紅的春色,這下可刺激
了他的性欲,他的陰莖也不可抑制的勃起了。

  見過的誰都知道,豬交配的時間相當長,母豬發性後的分泌液極多,動作激
烈,翁媳二人各具情懷無話可說,耳邊只聽豬們的哼哼和豬生殖器摩擦響亮的
“咕叽,咕叽”的交配聲。老爹的屌兒已經怒勃得不可收拾,褲檔那兒支起了個
大帳篷相當顯眼。小媳婦觸景生情,下身陰內麻癢難擋,騷水陣陣泛濫,褲檔處
早已濕透,滲出到外褲也濕了一大片。當她抬眼有意的朝公爹的檔部瞄去,見他
單薄的褲子明顯的突出一個大三角形,當然知道是怎麼回事,不由得又是臉飛紅,
陰道內流出了更多的騷水。

  好不容易豬們滿足了,趕它們分別回圈。小媳婦向屋裡走,晃眼間見公爹走
向了屋後的茅房。小媳婦到了自己房內,關上了門,急急的解褲察看,自己那處
簡直是一塌糊塗,內外褲子檔部都濕透了,有大片粘液。側耳細聽公爹不在堂屋,
趕快出去拿盆盛了水躲進房內洗淨了,換了干淨褲子。

  把髒褲子浸在盆裡端到院子裡准備洗,才感覺尿急,轉到屋後,從半人高的
木門可以見到公爹還站在茅房裡面,奇怪他不是大便,撒尿也用不著這麼久啊,
只好回來先洗衣服。尿憋了許久,終於見公爹出來,走出了院門。她急急的跑到
茅房,痛快的撒尿,腦海中還在想著剛才豬的交配情景。不知怎麼的,才想到那
公豬滿足後從母豬身上爬下來,當公豬的陰莖從母豬屄裡脫出來時,頭上還在滴
嗒著白白的東西,忽然心中一動,想到了件事,於是眼睛在周圍的地上仔細的查
看,終於在牆根處,果然看見了一大灘讓她吃驚的東西,是那種白糊糊的粘液。

  她的心又狂跳了,她當然知道那是從公爹哪兒弄出來的,於是清楚的知道公
公與她一樣,被撩撥得也情欲難熬了。她呆呆的看著這一灘最觸眼的東西,感到
自己下面又有了分泌,於是收拾起心情,趕快去洗衣服。這一天上午,她簡直有
點失魂落魄,老是感到有尿意,不住的往茅房裡跑,看著那灘公爹的精液,手卻
不可控制的在撫摩著自己陰部胡思亂想。

  這天晚飯後,二人在火塘邊坐著,照例還是老爹在天花亂墜的說,小媳婦臉
紅紅的在輕輕的偷笑。說著說著,不知怎麼搞的,這老爹似乎無意的扯到了豬的
身上去了,說是這次母豬不知道能不能懷上,得觀察它幾天,如果沒有受精,還
得乘它仍在發情期內,讓公豬再打次“雄”。這下不得了,那小媳婦臉上立即又
是一片飛紅的彩霞,她眼前晃動著早上那豬們的交配場面和公爹那灘刺激她性欲
的精液,她渾身燥熱,下陰分泌的感覺又強烈的來了,不由自主的坐在矮凳上不
停的扭動著,使自己的陰唇陰蒂與凳面做著摩擦,兩腿夾得緊緊的,眼神顯得那
麼的迷迷朦朦,整個人恍恍惚惚的已經處於高度興奮狀態。老爹發覺媳婦坐在那
兒不斷的扭動,察覺到了媳婦的異樣,在燈火下看著媳婦的表情,老爹知道她又
出現了早上的動情狀態,真是越看越。

  越。

  漸漸的倆人話很少全悶住了,都感到對方有什麼話要說又怕先開口。最後老
爹心一橫,拿起一根柴棍,把火塘裡的灰扒平了,在灰面上寫了幾個字,就悶頭
抽煙。小媳婦仔細看了下,馬上臉通紅,心裡嘭嘭跳,原來灰面上寫的是:“公
爹多年沒婆娘,日子真難過,媳婦你曉得嗎?”

  小媳婦看完,抿嘴一笑,拿鞋底在老爹的腿上輕輕一敲,說了一句:“壞爹
爹”。便起身去自己屋,進門前回頭一看,見阿爹抬頭呆呆的看著她,就“哧”

  的笑了一下,進屋也沒插門,也沒點燈。老爹一見怎不明白,喜出望外,趕
緊去把大門插上,跟進媳婦屋內。

  小媳婦正坐在床前等著他,二人情熱如火相擁相吻,好在初秋的天氣還很熱,
互相幫助寬衣解帶,脫光了衣服,赤裸裸的抱著急急上床。小媳婦也不用教,躺
在下面自動叉開了兩腿,那兒已是騷水一片泛濫,陰門大開,迫切的迎接著公爹
那勃起的陰莖入門。老爹的硬翹翹的,毫無阻礙的滑入了小媳婦的陰道,輕一下
重一下的在她的屄裡抽插起來,那處發出“噗啧。噗啧。噗啧……”的美妙聲音
響徹滿屋,二人終於成其好事,慰藉了饑渴的心。

  老爹其實並不老,四十出頭的正值性欲旺盛年齡,小媳婦又是新婚不久丈夫
離家,本就性欲難熬,加上整個白天都是在性刺激的煎熬中,現在公爹粗硬的肉
具插入了屄中,感覺自己屄中那麼的真實而又充盈,美滋滋的肉與肉的摩擦,怎
不情欲高漲。干柴烈火的公爹與媳婦二人各遂所願:這老爹精強力猛,白天又剛
放過一次精,金槍持久不倒,這一場顛狂二人弄了一個多時辰,小媳婦高潮連連,
簡直欲仙欲死。而老爹久曠了幾年的性欲,終於在媳婦的屄中滿意的射出濃濃的
精液。完事後老爹感激得連連說著“謝謝乖媳婦,謝謝好媳婦”,小媳婦摸著老
爹的身體也滿意的說:“自己身上現成的東西,給爹爹用用,我總是願意的,有
什麼好謝的。”

  淫欲完後,倆人情意綿綿,真是難捨難分,裸體相抱,迷戀的在對方的光身
子上摸摸弄弄的又纏綿了好一會。老爹第一次偷奸媳婦到底有點心虛,不好意思
就睡在媳婦床上過夜,最後就親親媳婦的嘴,摸摸捏捏媳婦的奶,就穿衣爬下床
回自己屋裡睡去。

  這天合該有事,他剛走到堂屋,就聽族長在外叫喊打門,才准備去開門,小
媳婦可急壞了,她由於躺在床上還沒穿衣服,雖然族長不會進到自己屋內來瞧見
自己赤身光景,可是生怕他會注意到火塘灰面上的字,於是急忙朝還沒去開門的
老爹喊:“爹爹,扒灰!爹爹,扒灰!”

  這一公爹與媳婦暧昧的現象,在那個壯丁稀少的年代其實比較普遍,特別是
鄉下更多,只是都很隱密不宣,人們也能諒解和接受這一無奈的事實,只是還沒
有創造出一個專門的隱語詞。小媳婦這句奇怪的話和焦急的語氣族長感覺到了,
進門後先看了眼火塘灰,並沒發現什麼異樣,而小媳婦並沒有象以往那樣出來招
呼自己,心裡很有點猜疑,就開玩笑的說:“怎麼啦,你在扒灰啊?”

  老爹就以其它言語吱唔了過去。

  第二天,族長又想到了此事,就把聽到的和心中的懷疑講給人聽,大家還仔
細的琢磨這個“扒灰”是什麼意思,要知道,對這類事人們總是抱著寧信其有的
態度,認為新媳婦和公爹一定有性事暧昧,但那個年代大家也習以為常,不以為
怪,當遇見了老爹時,只是半真半假的開老爹玩笑:“扒灰去啊?”

  大家都知道是暗指什麼意思了,老爹不去接話,就裝聾作啞的蒙混過去。

  時間一久,這句話同樣用在了相同的事不同的人身上,心照不宣的影射他有
這種事。這個詞大家感到很有趣很涵蓄,要知道,民間新創造的俗語往往流傳是
很快的,很容易被大家當作時髦詞接受的。“扒灰”——就被人們接受作為這種
關系的代名詞了,南來北往的廣泛流傳開來一直延用至今...<div class='locked'><em>瀏覽完整內容,請先 <a href='member.php?mod=register'>註冊</a> 或 <a href='javascript:;' onclick="lsSubmit()">登入會員</a></em></div><div></div>
頁: [1]